即時新聞:
新聞
中國警察網  >  新聞中心  >  紀實> 正文

偷渡出境尋求“聖戰”的瘋狂不歸路

公安部部署開展打擊西南邊境地區組織偷渡專案行動紀實

2015年01月18日 21:18    來源:中國警察網   作者:張年亮   

  在中國警方鍥而不捨的調查中,我國西南邊境地區一個由境外“三股勢力”人員遙控指揮,越南“蛇頭”及本地組織者相勾連,橫跨新疆、廣東、廣西、越南的特大組織策劃、運送人員偷越國(邊)境的犯罪網絡逐漸清晰。

  2015年1月6日,中越邊境廣西壯族自治區防城港裏火邊貿口岸。

  在這裏,中越之間僅隔一條寬約不到10米的小河。河水並不深,拳頭大小的鵝卵石裸露在河牀上,岸邊矗立着中國1344號界碑。

  從中方望去,對岸越南北風生口岸聯檢大樓一如平常,不時有工作人員進出。許多人並不知道,就在幾個月前,這幢大樓裏曾發生震驚一時的多名中國籍偷渡人員與越南軍警發生衝突的暴力事件。事件共造成8名中國籍偷渡人員和2名越南軍警死亡。警方查明,涉案的16名人員全部來自中國新疆,系偷渡受阻後就地實施“聖戰”。我國西南邊境地區偷渡高發的嚴峻形勢由此露出冰山一角。

  2014年以來,針對西南邊境地區組織偷渡活動高發的嚴峻態勢,特別是境內外“蛇頭”相互勾結組織人員偷渡出境屢打不絕的突出情況,按照中央部署,公安部成立 “4·29”專案組,於2014年5月初部署多地警方按照“打蛇頭、打組織、打通道、挖幕後”的要求,統一開展集中打擊西南邊境地區組織偷渡專案行動,並派出多個工作組,赴重點地區一線督導。各地公安機關按照公安部統一部署,整合各警種資源,抽調精幹警力,全力攻堅、重拳出擊,打掉了一批組織偷渡犯罪團伙,抓獲了一批幕後組織者和邊境“蛇頭”,查獲了一批偷渡人員,摧毀了境內外犯罪團伙相互勾結的跨國組織偷渡網絡,有效遏制了此類案件的高發勢頭。

  這些偷渡分子是如何走上 “聖戰”不歸路?他們又是如何從新疆跨越千山萬水偷越出境?近日,人民公安報記者跟隨公安部專案組成員,遠赴新疆、廣西、雲南等地採訪了跨國偷渡組織“蛇頭”、偷渡人員,以及宗教極端分子,揭開跨國偷渡活動的神祕面紗。

  真相:偷渡出境就是為了‘聖戰’,許多偷渡者為此傾家蕩產

  被關押在廣西防城港市看守所內的阿布力孜·依布拉依木正是越南北風生口岸暴力事件的參與者。面對人民公安報記者的採訪,這個手戴鐐銬的80後男子神情落寞。

  根據警方調查,2014年2月,阿布力孜·依布拉依木從新疆坐火車輾轉來到廣州。與他同時間段到達廣州的還有懷有6個月身孕的古麗齊娜爾和丈夫如茲託合提。來之前,古麗齊娜爾一家變賣了新疆和田老家的房屋、牛羊等家產,到達廣州後,租住在當地一家小旅館。

  苦等兩個月後,2014年4月17日凌晨,在當地“蛇頭”的組織下,他們搭上一輛從廣州開往廣西邊境的“黑車”。一起上車的除了2個小孩、1名孕婦外,還有幾個“病人”(曾受過刑事處罰或被網上追逃)。

  據警方介紹,這樣的安排是精心設計好的。“這種組合容易被誤認為經商或旅遊者,便於規避警方打擊,曾受過刑事處罰的人外逃的決心大,偷渡受阻往往就充當‘埃米爾’(首領)發動聖戰。”廣西防城港市公安局刑偵支隊支隊長桂寶東告訴人民公安報記者。

  警方從繳獲的偷渡者的通訊工具中發現,境外組織者大多會告訴偷渡者這樣一句話——生死由你們自己決定,安拉會保佑你們。“這實際上是鼓動他們暴力抗法。”桂寶東表示。

  上車之前,他們分別給“蛇頭”交了2萬到3萬元不等的偷渡費用。當地警方介紹,近來,隨着打擊力度的加大,偷渡費用水漲船高,已經漲到了8萬到10萬元。不少偷渡者像古麗齊娜爾一家一樣,為了偷渡變賣家中所有財產。

  在茫茫的夜色中,汽車快速駛向中越邊境。

  18日凌晨,在境外“蛇頭”接應下,偷渡人員從防城港一處中越邊境接壤的河灘偷渡出境。然而,沒走多遠,他們便被越南軍警抓獲,被帶到北風生口岸聯檢大樓暫時羈押。

  在等待遣返的過程中,騷動與不安的情緒逐漸在偷渡者中蔓延。“當意識到將被遣返回國後,一名男子説,大家出來就是為了‘聖戰’,反正都是‘聖戰’,不如我們在越南就地‘聖戰’。”偷渡人員都表示同意,推舉這名男子為“埃米爾”。

  隨後,該男子藉口上廁所,引開看管他們的一名越南警衞。在走近一名持槍警衞時,他突然將警衞抱住,並大呼動手口號。其餘男子會意後,迅速打爛會議室的木椅,用木條襲擊了在現場的3名警衞,並搶來一支衝鋒槍與越方軍警交火。

  經過慘烈的搏鬥,包括古麗齊娜爾丈夫在內的8名中國籍偷渡人員喪命。


責任編輯:耿寅
中國警察網官方微信:掃一掃,免費訂閲!
最權威、最及時、最全面的公安新聞發佈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靚麗的警花警草,靠譜的預警知識……實乃廣大“警粉”微信必備!
推薦閲讀
點擊排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