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新聞:
新聞
中國警察網  >  新聞中心  >  紀實> 正文

起底鄒勇:靠威脅賴賬做生意 劉志軍倒台後身負鉅債

2015年08月23日 21:27    來源:華西都市報   作者:羅道海   

起底鄒勇
鄒勇生前照片。

起底鄒勇
鄒勇早年與王林的合影。

  萍鄉人説,王林與鄒勇,一對冤家。

  沒有鄒勇,就沒王林的入獄;沒有王林,同樣也沒鄒勇的遇害。2013年7月的“王林事件”,正是“徒弟”鄒勇的反目,王林才被媒體“解剖”得淋漓盡致,從此走下神壇。可誰也不曾預料,兩人在兩年後的結局——鄒勇遇害,王林涉案。

  “從現實情況來看從現實情況來看,,鄒勇如果真死了鄒勇如果真死了,,對他來説也未嘗不是一種解脱對他來説也未嘗不是一種解脱。”。鄒勇遭綁架遇害的消息傳出後,他的數位朋友均如此評説,鄒勇揹負的數億銀行貸款及私人借貸,都將隨着他的死而煙消雲散。

  師徒“反目”

  “江湖術士”

  對決“地痞無賴”

  在雙方朋友薛偉的眼中,王林與鄒勇的糾葛,是“江湖術士”與“地痞無賴”的對決,而王林本身擅長與“穿皮鞋的”打交道,但遇上“毫無底線”的鄒勇,卻只能是“啞巴吃黃連”。

  在薛偉看來,走投無路的鄒勇,想要“賴上”王林要回投資在其身上的錢,是鄒勇的慣用伎倆,只不過遇上王林“貔貅”一樣“只進不出”的性格,最後徹底鬧翻,並愈演愈烈。王林與鄒勇,分道揚鑣,互為“眼中釘”。

  鄒勇稱,王林利用其想學法術,收其為“關門弟子”,騙其數千萬家產。王林則稱,鄒並非其徒弟,他本與鄒勇原是關係要好的朋友,兩人債務往來頗多,因鄒勇欠錢不還,兩人鬧翻。

  2012年10月,王林找鄒勇要債,並訴訟至法院,並向各級人大、檢察院、公安部門等機構寫信或上訪實名舉報鄒勇。

  2013年5月,王林一審勝訴,法院判決鄒勇返還王林3300萬元。

  2013年7月,因馬雲、李連杰、趙薇的拜訪,“王林事件”沸騰全國,王林成為“過街老鼠,人人喊打”。約在一個月後的8月21日,王林與鄒勇經濟糾紛案被江西省高院發回萍鄉重審,理由是原判決認定事實不清。

  如今,鄒勇遇害,王林入獄。萍鄉人説,兩人是一對冤家,對於王林,鄒勇之死也印證了一句話,“我不殺伯仁,伯仁卻因我而死”。

  鄒勇之死

  在磚瓦廠用柴油焚屍數小時拋湖

  王林與鄒勇的師徒恩怨,在今年7月的一起綁架殺人案後終結。

  萍鄉警方7月16日通報,劉鋒、朱理通對7月9日綁架、殺害鄒勇之事供認不諱,而黃鈺剛、王林涉及此案。8月20日,萍鄉市公安局安源分局經提請萍鄉市安源區人民檢察院批准,對劉鋒、朱理通以涉嫌故意殺人罪,王林、黃鈺剛以涉嫌非法拘禁罪執行逮捕。由此分析,王林、黃鈺剛僅參與非法拘禁鄒勇一事。

  華西都市報記者獲悉,正是黃鈺剛引薦給王林的劉鋒讓鄒勇遇害,劉鋒自稱“中央監察部高官的親戚”,有能力將鄒勇繩之於法。

  最終,劉鋒選擇了一種正常人無法理解的方式殺了鄒勇:7月9日,他開着自己的車——浙江温州牌照的黑色雷克薩斯越野車,從鄱陽縣跑了400多公里到萍鄉,與好友朱理通一起,眾目睽睽之下,在一居民小區裏將鄒勇塞進車綁走。

  另據江西本地的《信息日報》稱,劉、朱綁架鄒勇後,將鄒勇殺害,並且將鄒勇在一磚瓦廠裏用柴油焚燒,整個過程持續了好幾個小時。未能燒盡的骨頭,被他們拋入鄱陽湖。

  在萍鄉,有關鄒勇遇害的真與假,早已成為熱議話題。警方在發佈這起綁架殺人案及批捕的消息至今,也無更多細節披露。鄒勇的姐姐鄒敏證實,警方還沒有找到鄒勇的遺骸。

  雙方的一位共同朋友薛偉(化名)認為,王林不會愚蠢到去僱兇殺人,劉鋒也無意殺掉鄒勇,無非是想讓鄒勇“消失一段時間”,以便於拿到王林的錢,鄒勇的死應是劉鋒、朱理通兩人在實施綁架過程中發生的意外事件。

  原始積累

  90年代逐步壟斷萍鄉煤炭運輸


  命運如此陰差陽錯。萍鄉人鄒勇賣煤為生,以此聚集財富;“大師”王林則是居於萍鄉的“隱形富豪”,結交萍鄉政商兩界。

  鄒勇今年46歲,萍鄉郊區下瓦窯村人,13歲輟學後混跡社會,在建築工地做過“小工”、當過個體貨運司機。萍鄉被稱為江南煤都,小煤礦眾多,鄒勇憑着倒賣煤炭完成了原始積累。

  鄒勇一位朋友回憶,他早年跟隨一位倒煤發家的老闆,為其搶地盤,不過,那時鄒勇頭腦靈活,多數時候深居幕後籌謀。鄒勇在上世紀90年代中期開始單幹,逐步壟斷萍鄉煤炭運輸生意。2000年,31歲的他創辦萍鄉市天宇燃料有限公司開始公司化運作。到2005年,他將天宇公司改為集團,註冊資本達11673萬元。

  而此時的王林,早已是聲名顯赫的萍鄉富豪,以香港人的身份回蘆溪縣定居,交往於江西的政商兩界。在當地的經濟建設中,王林屢屢投資蘆溪一些項目,如投資武功山景區、水泥廠,承包縣政府賓館等。

  對於王林與鄒勇的相識,據鄒勇説,他與王林在2002年下半年第一次見面,由他的朋友李某介紹認識,地點在萍鄉市的海天閣大酒店。而王林稱,他與鄒勇認識的時間則是在2005年,是通過萍鄉市公安局的一名民警認識的,該民警與鄒勇是朋友。

  相識一段時間後,兩人成為“密友”。

  煤炭造假

  靠威脅賴賬做生意

  曾潑人硫酸


  鄒勇的財富聚集,主要靠賣煤,手段“潑辣”。萍鄉下埠鎮聯營煤礦礦長尹新民證實,鄒勇妻子在其煤礦包銷煤炭一年,欠120萬貨款,在鄒勇威脅下作罷,沒敢向其要債。此外,鄒勇還從其另外一個煤礦取走40萬貨,同樣沒有付款。萍鄉市巨源村村民賴長錄則稱,他曾調煤炭給鄒勇,約定每噸提5元,但事後鄒勇以煤炭質量不合格為由,拒絕支付67萬元的報酬。

  有知情者透露,鄒勇的原始積累,還包括煤炭造假。這位知情者講述,鄒勇將優質煤拉到運轉站,將其中

  籌備贛西電煤項目,鄒勇從銀行貸款8個億,每年幾千萬的銀行利息,加上員工成本,他一年不做生意就要虧一個億。”薛偉説,鄒勇投資的所有項目只有煤炭賺錢,如今煤炭市場不景氣,贛西電煤垮掉也是必然的。大部分換以劣質煤填充,以價格差來賺錢,“一箇中轉站的質檢方,因為拒不接受鄒勇的劣質煤,而被潑硫酸。”許洪曾是鄒勇的馬仔,因傷害貴溪電廠的一位原副廠長而入獄。2013年8月2日,他在監獄中寫下一份關於鄒勇的檢舉信,後輾轉交到了王林手中。

  許洪的檢舉信稱,他在2003年5月12日,被鄒勇手下彭某叫去辦事,貴溪電廠一個副廠長不懂事,老找麻煩,去教訓一下,後來就出了事。事後,“彭某告訴我們,鄒勇説了,誰要把這事説出去,就要誰死,所以我們就供出一個無法查證的人,其實這件事情就是鄒勇一手策劃”。王林曾告訴華西都市報記者,之所以能拿到這封檢舉信,是鄒勇以前承諾給許洪家人的經費已很久沒兑現,許洪才在獄中檢舉鄒勇為主謀。

  拜師王林

  引薦劉志軍成就江南最大煤儲中心


  趕上煤炭的好價格,2005年的鄒勇春風得意,事業蒸蒸日上。

  兩人的關係在2006年得到“昇華”,兩人更是以師徒相稱。

  也正是在這一年,王林幫助鄒勇引薦了原鐵道部部長劉志軍,令鄒勇更加“飛黃騰達”。

  鄒勇與王林均認可的是,劉志軍是王林介紹鄒勇認識的,且是王林從中疏通,讓鄒勇很快拿到了鐵道部的相關批文,使其贛西電煤項目順利上馬。

  據鄒勇講述,2006年底,其籌備的江西省重點項目贛西電煤,在拿到江西省內的所有批文後,遲遲拿不到鐵道部的審批,並且已經停擺兩個多月。為此,他專門去找王林,希望能通過王林向劉志軍打招呼,儘快拿到批文。

  2006年底,王林帶着鄒勇去到北京,找到了原鐵道部部長劉志軍。

  一個多月後,鄒勇順利拿到批文,而且還得到了劉志軍批示,支持該項目“做大做強”。

  公開的資料稱,贛西電煤項目是鄒勇的天宇集團下屬獨資企業,總投資為27473.71萬元,其中項目資本金佔總投資的35%,由江西天宇燃料集團有限公司以自有資金出資,資本金外65%資金由中國農業銀行江西省分行貸款解決。

  “整個江南地區的煤都要在他那裏週轉,幾乎是一本萬利的生意,每年有幾個億的收入。”鄒勇的一位朋友稱。

  此時的鄒勇,已是萍鄉成功商人的標杆。各種光環隨之而來,江西省人大代表、全國勞動模範、江西省勞動模範,也是全國五一勞動獎章和中國青年“五四”獎章獲得者。

  萍鄉商界一度傳言,鄒勇終將會成為萍鄉首富。此時的鄒勇對王林也不錯,如送車或是給王林修建的寺廟送黃金等,王林也得了不少的實惠。

  事業“坍塌坍塌””

  從風光無限到身負鉅債成萍鄉“最窮”


  2011年年底,贛西電煤項目基本建成,並配有6條鐵路專用線,所謂萬事俱備只欠東風,等待進煤。

  可是,在試運營了一段時間後,贛西電煤項目就開始停滯了。業內人士稱,2011年2月12日,劉志軍的落馬,趕上中國煤炭市場十年黃金期的結束,鄒勇的贛西電煤幾乎是剛出生便夭折,併為此背上了鉅額債務。

  此後的鄒勇四處忙於籌措資金。據鄒勇助理朱建仁此前的證實,鄒勇所尋找的主要渠道並非銀行,“銀行對煤炭行業貸款較嚴,利息較高,董事長正在找贛西電煤項目的合作方,想通過合作的方式將項目運轉起來。”

  薛偉認為,鄒勇由興而衰的風向標,從鄒勇“離婚”開始。

  2011年7月,鄒勇與前妻李蘆萍離婚,鄒幾乎將所有資產留給前妻,自己承擔所有的債務。

  此舉,其友人都認為鄒勇是借離婚轉移資產。鄒勇險些成為萍鄉首富,如今身負鉅債,卻又成為萍鄉“最窮”的人。

  因債務,鄒勇也是官司纏身,屢上法院失信被執行人名單。

  “慷慨

  大哥大哥””

  沒錢時“死纏爛打”

  女友也不放過


  鄒勇很善於處理關係,對屬下及兄弟,表現得極其大方,往往能讓人“感激涕零”。

  薛偉與鄒勇交往密切,對鄒“深有體會”。薛偉回憶,最初對鄒勇的信任,是他找鄒勇借200萬元,主動承擔利息。當時的鄒勇財大氣粗,不僅給薛偉借了200萬,甚至連借條都懶得要。此事,讓創業初期的薛偉感激不已,聲稱“鄒勇大方、夠義氣”。

  可是,好景沒幾年,薛偉稱兩人就鬧掰了。2010年期間,薛偉看好了一家公司的地產項目,鄒勇借給薛偉600萬參與此項目,薛偉説服鄒勇也投資600萬也參與其中,承諾此項目利潤豐厚,但投資週期約三年才能回款,雙方及公司都簽署有協議。

  薛偉回憶,可在項目進行10個月後,鄒勇不幹了,非要回這1200萬元不可,任憑他和公司高層好説歹説,鄒勇就是不同意。沒有辦法,在這個房產項目進行途中又去融資,最後還給鄒勇1200萬元,公司另外還支付了鄒勇利息。

  “事情的結局是,因為鄒勇,公司虧損了300萬元,我貼進去了200萬元。”薛偉稱,最讓他哭笑不得的,鄒勇可能是感覺此事對不住他,讓其司機還給他送來兩桶油,以示歉意。這讓薛偉對鄒勇有了新的認識,鄒勇不僅是“不吃虧”的人,而且“難纏”。

  事實上,為了弄到錢,鄒勇甚至不放過自己的女人。

  薛偉稱,鄒勇的新女友是他幫忙“介紹”的。鄒勇與這位女友相好時,購買了一套房送女友,討取歡心,女友收下這套房,讓自己的父母住進來。可沒過幾年,鄒勇債務纏身,欲要回這套房換錢,女友不從,鄒勇“死纏爛打”,女友最後妥協,把自己名下的這套房產還給了鄒勇。女友氣急之下,把化妝包摔在鄒勇臉上,可鄒勇並未生氣,立馬拾起化妝包,笑嘻嘻地遞還女友。

責任編輯:朱麗晨
中國警察網官方微信:掃一掃,免費訂閲!
最權威、最及時、最全面的公安新聞發佈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靚麗的警花警草,靠譜的預警知識……實乃廣大“警粉”微信必備!
推薦閲讀
點擊排行
猜你喜歡